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林心如的逼 _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文/减水书生

图/来源网络

你好,我是减水书生,与您一同品味历史、感悟思辨。

比赵氏孤儿更励志

春秋时期,晋国大将赵朔,被司寇屠岸贾诬陷。

于是,赵氏家族被满门抄斩,侥幸留下了一个襁褓婴儿——赵武。

赵氏门客公孙杵臼和赵朔友人程婴,一个为之死、一个养之生,他们保住了赵氏孤儿。

15年后,赵氏孤儿,长大成人,列为晋国公卿,于是族灭屠岸贾、为家族复仇。

赵氏孤儿,是一个家族蒙难、英雄复仇故事,有血有泪有真情、有忠有义有励志。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赵氏孤儿剧照

汉代也有这样一个真情与励志的故事。

汉武帝征和二年爆发的巫蛊案,由丞相公孙贺家烧到大将军卫青家(此时卫青已死,事牵其子卫伉),而后又烧到了太子府和皇后卫子夫。

巫蛊案的收场是太子刘据举兵诛杀巫蛊案的始作俑者江充,武帝派丞相刘屈氂领兵镇压太子兵变,导致君子父子兵戎相见、血染了整个长安城。

最后的结果是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相继兵败自杀,太子一家、三子一女皆遭屠戮。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汉武帝剧照

即便襁褓中的太子之孙刘病已也被关押在郡邸狱,但是最后活了下来,成为据太子留存在世的唯一血脉。

四年后遇大赦,“据氏孤儿”刘病已,被送至祖母史良娣家抚养。

武帝在去世前,颁下了遗诏,将刘病已收养在掖庭,并由宗正府录其属籍,承认了他的皇室身份。

尽管如此,但是这位皇曾孙已无继承大统的可能,所以只是养于掖庭、游于三辅,再之后的结果就是归于众庶。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汉宣帝剧照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没有义务去行善,也没有意愿去作恶。

世界充满不确定,有时候让人失望透顶、有时候却也让人大喜过望,这或许正是其魅力所在。

公元前74年,汉昭帝刘弗陵无嗣而终;昌邑王刘贺在位27天被废。

接连不断的帝位更迭,复杂多变的朝堂权斗,把本无可能的刘病已送上了皇帝宝座。

据太子无辜遭戮,这时候的老天没什么善心。

刘病已继承帝位,这时候的老天也没什么恶意。

没善心、没恶意的天地,为大汉帝国送来了一个有作为的皇帝。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汉宣帝

蒙难的家族、掖庭的成长,使汉宣帝早早地领略了人情冷暖,他的情商更成熟。

三辅游历的经历、民间疾苦的体察,使汉宣帝早早地认识到了真实世界,他的思考更务实。

“据氏孤儿”没有演义家族复仇的故事,却成就了一段昭宣中兴。

朝堂,无论中央三公还是地方郡县,任人唯贤。

内政,百姓总算能够安于生产,不再如武帝朝那么生之多艰了。

外交,彻底让匈奴称臣,解决了这个最大对手;任用老将赵充国平定了西羌,河西走廊畅通;设置西域都护府,帝国影响广播西域。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老将军赵充国

虽然没有连年的战争,但是宣帝朝依旧有着不让武帝朝的武功绩效和帝国风采。

而最难得的是:取得这样成绩的同时,老百姓的生活不仅没受影响,而且日益富足起来。

比狸猫换太子更惊险

巫蛊案时,血水染红了长安城。

当时的襁褓婴儿汉宣帝,是怎么劫后余生的?

《三侠五义》里有个狸猫换太子的故事。

李妃被人陷害,诞下的婴儿被换成了狸猫。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在太监陈琳和宫女寇珠的精心设计下,狸猫换了的婴儿,被悄然送出了宫。

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仁宗皇帝。

再之后,在八贤王和包拯的帮助下,仁宗皇帝与李妃终得母子团聚。

这是一个有凶险、有惊心但却很圆满的故事。

而巫蛊案引发的长安大乱,比“狸猫换太子”的宫廷斗争要残酷得多。

宫廷斗争是步步惊心,而巫蛊之乱却是“满城尽带黄金甲”。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即便在巫蛊案后,汉宣帝刘病已的遭遇依旧凶险。

公元前91年,襁褓婴儿汉宣帝被投入郡邸狱。

对于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这已经是九死一生的凶险。

廷尉监丙吉,这是一个软心肠的刀笔吏。

他拼力保全了“据氏孤儿”刘病已。

但是,凶险依旧。

公元前87年,任性的汉武帝继续任性,他要处死郡邸狱的全部人犯,即便婴儿也不放过。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面对狱外的刀兵,廷尉监丙吉闭门不纳,拼死护佑皇曾孙刘病已和狱中人犯,一直扛到了天明。

武帝亦寤,曰:“天使之也。”因赦天下。

醒悟过来的汉武帝,没去追究丙吉的抗旨之罪,也没再继续他屠杀令,而是给了一次天下大赦。

廷尉监丙吉不仅救了汉宣帝,也救了郡邸狱的一众人犯。

13年后,丙吉与大将军霍光、车骑将军张安世拥立刘病已继承帝位。

曾经的“据氏孤儿”此时已经当了皇帝,但是,丙吉却对当初的救主之功绝口不提。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丙吉剧照

又过了7年,直到公元前67年,已经亲政的汉宣帝,收到掖庭宫女“则的”上书:表功自己当年曾有护主之事,向汉宣帝讨要封赏,并指出御史大夫丙吉可以作证。

直到此时,汉宣帝才知道丙吉就是当年那个救命恩人,他不仅拥立有功,而且救主有恩。

制诏丞相:“朕微眇时,御史大夫吉与朕有旧恩,厥德茂焉。《诗》不云乎?’亡德不报’。其封吉为博阳侯,邑千三百户。”

文学故事的主角必有帮手,帮手才能实现一个完整的故事。所以,赵氏孤儿,有公孙杵臼、有程婴的帮手;狸猫换太子的仁宗皇帝,有素怀忠义的宫女寇珠和太监陈琳,有八贤王和包拯。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现实世界,虽然复杂、虽然不确定,但也得有帮手,而汉宣帝的帮手就是当时的廷尉监、后来的大汉丞相丙吉。

赵氏孤儿和狸猫换太子是虚构演义的曲折离奇,而丙吉与汉宣帝则是真实世界的复杂曲折,历史现实比虚构故事更精彩、更惊心、更出人意料。

汉宣帝遭遇的凶险不亚于赵氏孤儿和狸猫太子,而丙吉的忠义贤良,也不亚于故事里那一众侠义英雄。

软心肠的刀笔吏可以为公卿

天下谓刀笔吏不可以为公卿,果然。必汤也,令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矣。

武帝重用酷吏张汤,张汤不仅位居九卿、当了廷尉,而且位列三公、做了御史大夫。而汲黯却骂刀笔吏不得为公卿。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张汤剧照

这是为什么?

非独汲黯,景帝的丞相周亚夫也是这样的见识。

对于刀笔吏出身的丞相史赵禹,周亚夫也是同样的评价:

然亚夫弗任(赵禹),曰:“极知禹无害,然文深,不可以居大府。”

赵禹确实不是坏人,但是行法严苛,所以他不可以主政大府。

而丙吉就是刀笔吏出身,少年读书时就以律令为专攻,他就是奔着刀笔吏这份工作去的。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丙吉

出仕为官的丙吉,第一个工作就是鲁国狱史,跟张汤一样,都是刀笔吏起家。

之后,在刀笔吏的这个职业通道往上爬,丙吉做到了廷尉监。

而后,根本没摆功当年救主之事,丙吉就当上了御史大夫。

再后,丙吉被汉宣帝拜为帝国最大的官——大汉丞相。

在丞相的位置上,丙吉干得非常不错。

即便病危临终,丙吉这个刀笔吏还为汉宣帝推荐了三名贤才,而且他们三个人也都位列三公。

宣帝中兴,丙吉功不可没,他被宣帝朝载入了“麒麟阁十一功臣”。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功成画麟阁”,丙吉演义了一条刀笔吏的公卿之路。

汲黯、周亚夫之属,并非庸才,他们是非常有见识的。

刀笔吏做公卿有着先天不足,只不过丙吉是个例外,而历史恰恰又给了他做公卿的机遇。

刀笔吏,往往都有一颗狠辣之心。

特别是武帝以来的一众酷吏,当真是“非武健严酷,恶能胜其任而愉快乎”。

刀笔吏掌握着国家最硬的权力,而且权力极大,他们真得可以用笔杀人、以笔为刀。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而且,刀笔吏往往真得去杀人,所以他们都是沾了血的。

沾了血的人,可能不是坏人,却铁石了心肠。

他们很难再有一颗同理心,去感受生民之艰。

而协理阴阳、外抚四夷、内亲百姓的公卿大夫,他们需要一颗这样的同理心。

刀笔吏,往往都是“深文”之人。

何为“深文”?

解释起来说是:制定或援用法律条文苛细严峻。

实际上就可以理解为法律教条主义者。

“深文”之人,他们为人处世的重要甚至唯一的原则就是律令条文,如张汤、赵禹这两个人。

特别是赵禹,他当真不是什么坏人,而且是个极廉直的官员。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赵禹

为了能够秉公执法,他断绝与朝堂臣僚的往来,全心全意地扑在法令案件上。

但是,后来的赵禹认识到光凭“深文”无法治国、更无法理政,所以晚年的赵禹宽缓了许多。

世界是复杂的,“深文”于法令是理解不了这种复杂,也应付不了各种不确定。

现在,我们经常看到各种不合常情的判决。所有的程序、所有的实务,都合法而且合理,但就是不合情。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别上来就说是腐败,腐败的偏见会遮蔽认识,其原因就是一种“深文”的法律教条主义。

帝国是一个系统,身为公卿当然不能偏执于“深文”,需要一种复杂的智慧。

而这正是刀笔吏所缺乏的。

狠辣之心、“深文”偏见,注定了刀笔吏难为公卿。

更何况,儒家士大夫往往看不上这些刀笔出身的官员。

所以,得出“刀笔吏不可以为公卿”,也就不足怪了。

但是,丙吉却是个例外,他是一个软心肠的刀笔吏。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丙吉画像

丙吉有一颗仁善之心,没有这颗仁善之心,便成就不了“据氏孤儿”汉宣帝的中兴之政。

投入郡邸狱的婴儿刘病已,得赖丙吉的仁善之心,才能够延续据太子的血脉。

汉武帝向郡邸狱举起了屠刀,受阻于丙吉的仁善之心,长安未再流血、天下得以大赦。

刀笔吏能够以笔为刀,去杀人无数。而刀笔吏的软心肠,却可以化解刀兵、救人无数。

丙吉没有“深文”世事的确认偏误,他知道一味地“深文”处理不了真实世界的复杂。

身为丞相的丙吉上朝听政,却路遇数人斗殴而且横尸于街头,这可是在帝都长安,在帝国丞相的眼皮底下。

但是,丞相丙吉却不闻不问,因为他知道这是长安令和京兆尹的职责,不是丞相该管的事情。

然而,路遇耕牛喘气连连,丙吉却停下了脚步,必须要仔细探察。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丙吉问牛

因为,耕牛喘气往往预示天下大旱,天灾则歉收、歉收则民饥、民饥则民变,这可是丞相该管的事,所以他必须得问。

对于复杂的世界,丙吉能够忽略各种表象关系和诸多限制,知道丞相不该管什么;丙吉也能够见微知著、抓住主要矛盾,知道丞相该管什么。

就这一点来说,汉武帝做不到。武帝巡视新秦中,见千里无亭缴,于是便下令把北地太守以下的官吏全给杀了。

软心肠的刀笔吏丙吉:成就了宣帝中兴,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新秦中或千里无亭缴,于是诛北地太守以下。

汉武帝能够杀伐决断,但他缺乏丙吉的智慧,而这种智慧才足以应付真实世界。

软心肠不仅让丙吉这个刀笔吏有了一颗仁善之心,也让他有了一颗体察复杂世界的明智之心。

刀笔吏,难以做公卿,因为处理复杂世界,他们可能会有一种“先天不足”。

但是,软心肠的刀笔吏,却可以,因为他们触摸了真实世界,又能够从中抽象出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