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久草操影院 _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1944年,自诺曼底登陆以后的几个月内,纳粹德国在西线战场遭遇连串败仗。西线德军士气低迷,每个师的兵力也都剩下了不到标配的一半。盟军猛烈轰炸造成德军的后勤补给也出了大问题。

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诺曼底登陆示意图

而在东线战场,德军要面对多达600多万的苏联红军。并且,先前一一加入轴心国阵营的东欧和中欧各国,在美苏英盟军的压力下也纷纷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这意味着,东线德军需要抽出力量来预防先前的仆从国反水。

纳粹德国东西两线以及之前的非洲战场上的重大军事失利,很大程度上跟希特勒的指挥不当相关。比如,盟军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成为可能,就是因为希特勒下令追击德军暂停不动。希特勒军事指挥上的败笔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等重大战事中更是层出不穷。

但希特勒偶尔也会有如神助,打出漂亮牌。1944年12月,战斗意志、军械和后勤保障均远逊于盟军的西线德军,出人意料的向比利时瓦隆的阿登地区发起攻势。这场攻势非常迅猛,希特勒成功的洞察到盟军阵营中,美军、英军、法军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军队在指挥上存在协调问题——尤其是在诺曼底登陆之后成功收复法国及比利时后,同盟国诸强之间的矛盾显著公开化了。希特勒希望通过突袭,切断美军与英军的联系,占领安特卫普,歼灭盟军的有生力量,迫使盟军部分部队再度回撤到英国。

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阿登战役打响后,毫无准备的美军和英军确实损失惨重,指挥体系一度惊慌失措——如果希特勒达到战略目的,那么他就有可能像几年前的慕尼黑会议上所做的那样,与同盟国中的资本主义大国谋和,然后掉头将精锐部队投放到东线,与士气如虹的苏军一决雌雄。

还需要指出的是,在当时,希特勒并不清楚英国方面已经掌握了德军的通讯密码,但他猜想到盟军有特定渠道获得德军通过电报传输的情报,所以阿登战役打响前,德军的参战部队一律处于无线电静默状态,从而成功的隐瞒了袭击的消息。为了打赢这场战事,纳粹德国还一举投入了多款新式武器。

那么,为何阿登战役最终仍是以盟军胜利,德军失败告终?二战历史学家、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获得者、美国普利兹克军事博物馆与图书馆文学暨军事写作终身成就奖得主、沃尔夫森历史学奖得主安东尼·比弗在其所著的《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一书中,深入讨论了阿登战役这样一场二战西线战场规模最大、最为惨烈的战役,解析了战役初期德军获取较大进展但很快就丧失了战局主导权的原因。这本书详细的描述了阿登战役乃至二战的欧洲西线战事带给包括德国在内多个国家的深重灾难,不无悲悯的刻画了战役当中两方士兵尤其是那些在战役开始前才被仓促征调入伍的新兵遭遇的惨烈牺牲。

纳粹德国输掉阿登战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时至1944年9月,希特勒以及纳粹的其他高级将领,依然看不起美军的战斗能力。所以,在对于阿登战役作出部署的过程中,希特勒和他的智囊、将领们正确的估算了绝大多数问题,比如在何处投放突袭兵力可以起到作用,却低估了美军的战斗意志,误认为他们会一触即溃。但事实上,正如《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这本书结语部分所谈到的那样,尽管战役开始阶段,盟军方面一度乱了阵脚,但那些被德军分隔、包围的美军,依然能够在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坚守阵地,为盟军统帅部作出调整、派出援军,从而扭转战局赢得了时间。

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开篇及随后的几个章节,坦率的描述了在取得诺曼底登陆及以后几个月的军事胜利的情况下,盟军方面出现的不利变化。盟军阵营中,无论是美军还是英军、其他国家的参战军队,都变得骄狂起来。而1944年8月盟军也开始面临补给问题,所以不少作战部队开始停顿下来,军官忙着到从德军手里解放的法国和比利时大城市找乐子,而普通士兵的军纪并不好,滋扰百姓。更大的麻烦是,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美军将领巴顿与英国将领蒙哥马利之间产生了间隙,这种间隙,以及之后的矛盾,从根本上讲是因为二战临近尾声,美国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将在战后世界扮演的支配性角色,而英国方面并不甘愿将过去的霸权拱手让人——希特勒的谋算,就建立在美英盟军一旦面临外部压力,艾森豪威尔、巴顿与蒙哥马利将彻底闹翻的基础上。

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盟军解放巴黎和布鲁塞尔,法国抵抗组织和比利时抵抗组织都替代了原先服从纳粹德国的本国傀儡政府。但这两个国家随即陷入了清算狂潮,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竞相检举其他群体和个体在纳粹统治时期的通敌行为,一如几年以前,法国和比利时的居民也同样积极的举报身边的犹太人。盟军将帅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安抚比法两国的居民,使之接受新组建的政府。

但德军一方也并非毫无隐忧。《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书中提到,阿登战役期间被盟军俘虏的德军军官,对于上级战前和战中的错误指挥十分不满,而战俘营内安装有盟军的窃听装置,这从一个侧面证明德军的战略缺陷。战前被俘虏的一些德军军官还在战俘营内谈论阿登战役的信息,但这并没有引起盟军统帅部的足够重视,以至于开战后一度陷入困难局面。

《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第8-第19章,介绍了1944年12月16日-26日每一日的详细战况。总体上,德军的突袭大大超出了盟军的预料,后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前者的伤亡同样惨重。整场战役变得十分残酷,大量出现枪杀俘虏甚至枪击平民的事件。受纳粹宣传的影响,担忧德国战败会让自己和家人遭受悲惨命运,所以德军士兵作战中反而打消了此前的失败情绪,十分英勇;而盟军士兵也相应进行了报复,并且在作战中大规模使用炮弹和炸弹来作战,使得德军伤亡数字不断增加。德军损失过于惨重,以至于无法再组织起成建制的力量,来抵御1945年1月苏联红军在东线发起的狂暴攻击。

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希特勒所希望看到的美国和英国为争夺盟军指挥权而决裂,没有到来。阿登战役临近尾声时,英国媒体曾鼓吹让蒙哥马利出任盟军西线卢俊的总指挥,并将战役初期的失利责任归咎于美军将领布莱德雷。英国的战时首相丘吉尔很清楚,阿登战役中美军伤亡数量接近80000人,而英军伤亡数字大概在2000人左右,这种情况下在媒体上争夺功劳、推卸责任并不利于盟国的团结。《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书中也指出,英国政府和军方因此走入了一场公共关系灾难,加重了美国政界和军界乃至广大公众对于英国的反感,在那之后,美国几乎完全主导了欧洲战场西线的战事主动权,并在战后利益分配时不再将英国视为对等的伙伴,甚至“很难完全排除在11年后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中艾森豪威尔总统对英国人背信弃义的愤怒,是否部分源于1945年1月期间的经历”。

德国输掉二战希望的最后一场战役

所评图书:

书名:《1944阿登战役:希特勒的最后反攻》

作者:(英)安东尼·比弗

译者:董旻杰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