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技术进化史

【猎云网(微信号: )北京】7月3日报道(文/林木)

程序员,互联网产业链条里,一个最不爱抛头露面的群体。

这个群体长久以来的低调被媒体的蜂拥而至打破。人们对趣店的好奇,把趣店的程序员们推向公众视野。在厦门环岛东路旁,他们依旧延续着在北京时的工作节奏,默默的摸索、探路,为这家公司的迭代升级寻找着新的突破。

2018年,流量红利退潮,科技在金融里的重要性一下子被凸显出来。趣店在上市之后,全力发展助贷业务,并于去年三季度推出开放平台战略,通过大数据驱动科技创新,连接持牌金融机构、流量平台和用户,逐步搭建了一个健康的、可持续的数据生态圈。

在这个生态圈里,这群技术人员运用各种手段,为趣店找到了新的增长空间。这个空间,成为了趣店二次腾飞的“技术根基”。

趣店技术进化史

趣店厦门办公区的37层,有一排类似于日本胶囊酒店式的睡眠舱

只有趣店的业务有增长,我们的技术才有可用之地

“高玉石,你要是愿意,我们就一起干吧!”

2016年,刚从美丽说离职的高玉石,被罗敏带领着,参观了他的公司。这是趣店转亏为盈的第一年,公司刚刚装修过,许多工位被临时拼凑在一起。此时,这位业内小有名气的年轻创业者,还正和其他员工挤在一个屋子里,脸上堆着求贤若渴的笑。

与罗敏初次见面的高玉石,在一翻思索后拒绝了他。

一家初创企业只用了两年,就驰入了利润增长的快车道,曾在百度做过数据分析的高玉石觉得,那时的趣店,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刺激。

“做数据的人,天生会对业务比较敏感。”高玉石向猎云网记者强调,当他看见趣店的转化数据,那种想创业的雄心,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我那时觉得,罗敏可以做成的事,我应该也可以。”

“我想做一个快销品的项目。”那时中国的大数据研究刚开始起步,金融科技的浪潮正在翻卷而来。对高玉石来说,罗敏于他,更像是一个无可置疑的奇迹。他渴望能从大厂,跳进到一个更具体的商业场景中去。

离开美丽说之后,高玉石做了一个to B 的项目-----通过打穿快销品的经销商体系,来提升厂商到用户间的效率,“当时觉得这个商业逻辑很完美”。

在这个新项目里,高玉石是创业公司的技术合伙人,他带的人,许多都是从百度、美丽说出来的。但直到真正开始做的时候,他才发现,“要撬动B端,要踩的坑,太多了。”

一年后,高玉石加入趣店,担任BI总监一职。此时的他,提起创业开始字斟句酌。高玉石把创业比作神农尝百草,商业可以充满想象,但却未必都能和现实接轨。

“做之前,你永远看到的,都是别人吃肉。但是进去了之后,会发现这块肉并不容易吃。”

高玉石想在真实世界做更大的事情,直到他再次遇到罗敏。

“我们老板的想法真是特别多,加入后,整整前半年我都在适应中。”高玉石说。许多第一次和罗敏见面的人,会非常困惑于他的想法多变,言谈交流充满天马行空的意味,但高玉石觉得,那些真正欣赏罗敏的人,是恰好“彼此思维都能撞击在同一个频道上的”。

罗敏和不甘于被禁锢的人之间,很容易产生一种气场契合。他的天使投资人,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说,即便在打工时期,罗敏也常常显得“想得太多了”,他总想和老板扯一些公司战略上的宏大话题。而且,他从来不会有不敢讲出自己想法的尴尬。

“光是这种心态,就能甩开许多人吧。”高玉石说。毕竟,与高手过招,容易露怯。

在高玉石的眼里,这家公司自2014年起,就一直在快跑。趣店的程序员们,狠劲、拼劲甚至超过了BAT,“他们真的就是在一个全封闭的状态下,卯足劲,没日没夜地拼。去年一整年,除了维护渠道,我们还要配合公司,开发很多新项目,真的是疯了。而且这些项目,留给你的时间,通常只有几个星期。”

在那个时候,技术团队身上有了两个标签:第一,没有做不出来的项目;第二,事情绝对不拖,速度一定要快。

这也是罗敏被人称为“执行力强,项目总能快速落地”的最佳佐证。

和社会上更多更看重个人生活的声音不同,高玉石选择认同趣店这种节奏。但和那种单纯拼时长的加班不同,这里的工作密度特别高。“我过去一天可能会同时处理两件事情,但现在要同时处理20件。”

这种劲头,根本找不出其它公司用来做参照物。以速度举例,一个业务线功能做好后,从系统里拿数据,其它公司可能需要等一周,但趣店的要求则是“一到两天,还不能出错。”

这和IT 圈对金融科技公司的固有印象大相径庭。趣店程序员们给记者做过一个生动的比喻:有些金融科技公司的IT团队,做的可能多是后台维护的工作。--------就是前线在拼命拉人做项目时,程序员在后台当“救火员”,祈祷千万别掉链子。

但高速成长的趣店,早已跨越了这个阶段。加入后,近距离的观察,让高玉石看到了趣店对技术的渴望。那个时候的趣店正处于焦虑之中,如何快速成长为一家真正的金融科技公司,是困扰他们最大的难题。

当然,这样的成长并非是一蹴而就的。

2017年初,高玉石觉得自己快要被公司的节奏折磨疯了。实在赶不过来的时候,他就代表大家去和技术VP胡成文商量,“给我们的时间能否再宽限几天?”

胡成文很坚决,两周可以延缓到三周,但是想延缓到两个月,绝不可能。

事实上,同样的要求,胡成文也曾向罗敏提过。在记者的采访中,他回答了很多人心底最想问的问题:“公司如此快的节奏和不断的折腾,做为员工,你们到底怎么想的?”

胡成文说,“罗敏是在为趣店的业务增长摸索方向,我们很信任他一定能找到。而且只有趣店的业务有增长,我们的技术才有可用之地,否则的话,我们这群人就没有什么挑战了,这也是我们的成就感。”

高玉石说,他是在一年后,才渐渐意识到这段“多变而高压”的经历,曾逼着他们,成长地多么快。而且许多挨过挑战期的员工,反而会开始怀念这种极限挑战。

高玉石相信罗敏曾经说的,趣店这艘船会越来越大,船长可能还会犯错,但船长一定会努力让这搜船行驶在正确的航线上。

对于高玉石来说,他看过太多舆论光环给胜利者带来的压力。他曾经试着和猎云网记者讨论,“一些事,如果你连试都不试,你怎么知道成不成?”

他其实更想表达的观点是,创新本身失败率就会很大,如果舆论对一个胜利者的要求是,一旦成功,就应该永远都在成功,“这难道不是矛盾的吗?”

“冰火交融”的合作

讲究效率的趣店和严谨保守的传统银行打交道,会是什么滋味?

“冰火交融”,胡成文说到。

科技与金融,一个快,一个慢,一个求变,一个求稳,在结合时双方注定要接受不断的磨合。

支付金融部技术总监程轶参与了趣店与厦门银行、兴业银行、长银消费金融的所有前期沟通,他说,银行的风格很稳,要不断来回沟通磨合,基本上都是先去跟零售部门的人聊,然后再跟审计部门聊,最后再跟风控部门聊。在与厦门银行的合作过程中,趣店派团队直接进驻厦门银行,经过半年才磨合出统一的节奏。

支付金融团队的义洋也提到了与银行磨合时期的艰辛:开发过程中,团队很快定位出一个问题,希望对方马上能够解决,但往往可能已经到了银行的下班时间。有一次,厦门银行的IT部门发过来一个文件夹,里面有30多个文档都需要写。互联网企业的风格通常是先做开发,后补文档,而且通常只需要一个详细的设计文档就行。

“他们(传统金融机构)的流程很严谨,但也会相对缓慢。”趣店的支付金融团队成员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出这种工作节奏上的不适感。

他们用尖刀刺向钢板做比喻,技术是一把利刃,它切入传统金融领域,用更高的效率,协助它们抢占市场。

“但反过来,跟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过程中,趣店的程序员们也在不断努力学习传统金融机构的完整流程,我们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胡成文说。

合作就是要与任何风格的客户都能够彼此磨合、适应,因此,支付金融团队也被称作趣店最靠谱的工程师团队。义洋打趣说,最后,我们程序员的入驻,演变成了“如何催促对方加速的沟通技巧大集锦。”

一个常被问的问题是,这个为传统金融机构赋能的开放平台,为何会在趣店成立的第五年,恰好出现?

趣店CEO助理赵维晨说,在前期,趣店花了五年的时间,一步步积累数据、沉淀技术,如今是该在这场“中转与连接”的玩法中发挥优势了。

“但通常,往往越是大行,越在意风险以及风险谁来承担。”

胡成文说,在技术设计上,趣店会做各种模型预测和监控,确保在出现问题时,能够将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每次跟技术团队开会,胡成文也都要强调,“把业务安全性放在第一位。”他是一个性格温和、对下属犯错非常包容的领导,但唯独在这个问题上,他要求,不论多高的层级,一旦出现安全性的问题,绝不法外开恩。“没责任心的人,就请他们走人。”

为了保障安全,趣店招聘的金融支付团队,要求必须对金融、财务这一系列的东西有充分的了解。

胡成文知道这样的做法有点狠。在业界,技术部门的招聘、留人,都是很难的事情。找到水平高的工程师本就不容易。但在趣店,工程师们不仅要懂大数据,懂金融,还要能适应快节奏和多变化。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制定这样严格的规则吗?”胡成文说到,“你可以把趣店比作一个小孩,他可以试错,他也会成长,但是他必须要学会适应足够的规矩,才能越长越大。”

好在工程师们有自己天然的敏锐之处,只要把规则讲清,程序员们便能够体会这条规则背后的含义。这是一群更关注逻辑和效率的群体。高玉石记得有一次和一个技术大V 聊天,在梳理一些业务流程时,“牛人”对不合理的地方直接开怼,“他才不管你是VP还是总监,完全不care。”

“可这样不会很难管吗?”

高玉石摇摇头,“程序员们就是一群很纯粹的人。你可以反过来想,他们的表达和反对,也许很直接,但能做事不是更重要吗?”

趣店成立以来,技术部门基本很少有人离职,他们也很少会说,想中途放弃一件事。每一年的年度复盘大会,罗敏都会给表现优异的员工们奉上丰厚的大红包。 辛苦付出后的回报如此直接丰厚,程序员们只会更加努力地工作了。

高玉石骄傲的说到,“今天公司核心业务的营收,可以说是由技术驱动的!”

为什么我们愿意跟着罗敏?

2017年上市后,趣店没有停止脚步,仍然不断探索拓展新业务,坚持创新。

而这,和罗敏强烈的危机感有着直接的关系。作为“寒门贵子”,罗敏深知现实残酷。他是一个典型的、愿意主动去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人。

在罗敏看来,这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没有现成对标可参考,如果这条路走不通,怎么办,再准备一条,“公司不能做成只够活一次的企业。”。

所以,2018年,整整一年,趣店都在不知疲倦的折腾,前行。

同样,趣店回归科技本质,也是基于同样的逻辑——只有科技驱动的公司,才能长久的为产业创造价值。而开放平台,也正是趣店顺势而为的一个决定。做一个纯粹的技术公司,通过中转与连接,用技术去为金融做效率提升,同时也使得自己走的更扎实、更安全、更长远。

消费业务部门的王梦娟说,她一直觉得从罗敏那里受益良多,“罗敏永远都在快速的成长和改变,这周的他跟上周的他,总会有很大的不同。”

确实,如果做为一个老板,不想改变,不想前进,员工为什么要跟着你?

当记者问到趣店的程序员们为何愿意跟着趣店搬到厦门时,他们埋着头,想了半天。

程轶打趣说,这是一个“十足魅力的老板”如何吸引到一批最踏实、最务实的群体的故事。

胡成文说,他的坚信和坚持来自他对罗敏判断力的确信。2016年7月份的时候,趣店同时拥有移动端和PC端,后来老罗让他一天内把所有的PC端全部停掉。当时,胡成文是犹豫的,因为PC端当时占了趣店大概三分之一的量。

他问过罗敏,为什么要这样做?罗敏说,趣店要聚焦,聚焦线上,聚集移动端。但实际上,人人都担心,突然失去这百分之三十的量,后果会是怎样。

事实证明,裁掉PC端后,移动端很快上涨,并且超过了原来的量。而迁移动端一役,也让胡成文深深感受到了罗敏的果断。所谓聚焦,就是快准狠,果断砍掉鸡肋,然后集中精力打最核心的点。

高玉石说,他的坚信来自自己的经历。独自创业的时候,有段时间,他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和实际情况有时候有天壤之别”,也便往往没有勇气继续做下去。“创始人的气质决定了一家公司的风格”,高玉石做了一个对比,“罗敏让趣店成为了一家可以成功好几次的企业,而有的企业可能真的就是,不行了就很难有勇气再继续创新走下去。我也曾是一名创业者,这一点我不服不行。”

程序员们整天和机器打交道,不擅长分辨人心。能够让这批从阿里、百度、京东出来的工程师,愿意跟着趣店搬到厦门,想来,老板的特质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原因。

而对于其他员工们也是如此。

王梦娟说,她的坚信来自罗敏的聪敏。罗敏的计数能力特别强,开会时,和他对数据,他会看着密密麻麻地一堆数字说,这个模型,开到全量,或者复制到另外一个分层用户上,会是什么结果,而且完全是心算,而以往这样的计算王梦娟自己是必须用计算器才能完成的。这种对数字的敏锐,让王梦娟常常感到震惊,“他应该私下没少算我们的用户和交易额吧。”

除了这些,罗敏格外鼓励创新,给予员工极大得自由度,并包容他们的另类脾气,“话说的怎么样不重要,主要是做事”。即使员工们创新之后失败了,他也只会云淡风轻地说一句,“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在员工心里,这是个“另类的老板”。

吴世春曾说,他认为,认知力是人的一种“解决自己不知道的问题”的能力。怎么知道自己不知道呢?就跟打壁球一样,一个人要跟强大的人、事碰撞,被反弹回来,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才知道要从何处提高。

罗敏说,问题绕是绕不过去的,能绕过去的都不是真问题。把问题解决了,也就变成了自己的能力。

罗敏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言败的人,他有自己的策略和生存方式。对于趣店也一样,没有生死存亡,只有如何做的更好,走的更远。

所有的选择都是双向的

某种程度上说,一个连接金融机构和用户的技术平台,要吸引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意愿,并不容易。

风险是所有持牌金融机构的第一要义,曾在银行系统工作过七八年的程轶说,再开放的互联网银行,也绝不愿意去冒风险。

谁愿意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一个不靠谱的平台上?趣店开放平台得以开展的很大一个前提是:趣店的数据积累和技术能力足够安全,足够让合作伙伴放心。

一个对稳定性要求最高,信任几乎是生命的数据和技术模型在趣店从无到有的快速搭建起来,而这也正是趣店快速更迭的进化史。

高玉石还记得初来趣店时做用户运营数据的艰难。最开始公司没有专门做数据算法的人,而且刚开始尝试,也不能做太多的效果。“我们就从BI团队找一些相对来说有一定的经验和技术的人。”最开始试的时候,大家不是很有基础,“但好在算法是比较数学性的东西,可以研究。”

“我们就是边学边做,两三个人的小组,小步快跑。”高玉石回忆起那刻,依然心有余悸。

某种程度来说,从无到有的做这件事,无异于一次内部创业。等好不容易算法模式咬牙搭建出来了,细节又成了另外一个难题。

给业务部门做反馈的时候,则是一次次的掉链子。运营同学在App上浏览了一双鞋,技术团队随后却推荐了一个手机,两个部门只好面面相觑,“你们这做的都是啥呀。”

虽然被吐槽,但高玉石明显地感受到团队当时的干劲儿,甚至兴奋。第一次被秒成渣,没事,我再去查PAPER解决。

非常踏实。

高玉石发现,原来在趣店翻技术的高山根本不是最难的。“我喜欢我们团队那股单纯和热情。”

况且,在他们眼里没有真正的难题。事实上,没有这种皮实心态的人,是根本不会在趣店留下来的。在趣店,这群价值观类似的年轻人渴望陪同公司一起成长,走更远的一段路。而这种特殊的经历,也让他们转身成了趣店背后最有动力的学习者和最不怕失败的试错者。

这两年,员工们也慢慢发现罗敏身上有了明显的变化,“老罗变得越来越沉稳了”。

现在,罗敏最关注的事情就是开放平台,他特意提到,“这是公司今后几年的一个核心战略。”

程轶说,“我从16年8月份开始,就在不停的尝试接入不同资金方的各种不同模式。开放平台这个概念是对的,公司想发展,前端必须引流,后端必须引入资金,所以这块不会变。”

现在,在一个合适的时机,罗敏从亲自撸袖子下场,抽身退回到纵观全局的位置,为趣店提出了一个核心战略。

5月25日,趣店与中国民生银行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建立金融科技实验室,开展金融科技创新,在大数据分析、用户识别、人工智能技术等多领域深入合作。

在此之前,作为厦门市委、市政府引进的重点项目,趣店已与当地市政府,厦门大学等开展一系列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基础方面的深度合作。

新的城市,新的战略,新的起点,罗敏很自信,他的员工也很自信。